普京的“反对者游戏”
时间:2012-03-07 00:34:42  来源:  作者:simyjs  点击量:
 

       201234是俄罗斯总统选举日。这次大选,将决定谁当俄罗斯未来6年的总统。大选结果揭晓前民调显示,代表统一俄罗斯党的现任总理普京已经取得了66%的支持率,远远超过了其他候选人,当选基本没有悬念。不过,选战打得还是异常激烈。媒体称:从工人到学生,从乌拉尔山脉到莫斯科,大批人因选举被动员起来,俄罗斯正在经历一场战役。
       2011
年,普京刚表示要参选总统,就有舆论称,普京当选后必将谋求连任,这样,他可以继续执掌俄罗斯12年,并和现总统梅德韦杰夫形成轮流坐庄的局面。伴随这一说法,俄国内针对普京的各种示威活动接连不断,加上美国等西方国家对普京的唱衰,专家称,反对普京的人正逐步走到一起。这位以铁腕著称的人物,带领俄罗斯走到了国家命运的拐点。

不想看到一人长期执政 
       20119月,梅德韦杰夫宣布由普京担任统一俄罗斯党总统候选人,此事在相当多的民众中引发不满。当年10月,著名社会评论家迪米特里耶夫发表文章称,在俄罗斯社会发展和利益取向日趋多元化的背景下,普京竞选总统,给未来的政治前景几乎不留任何想象,这会加剧国家和社会的矛盾。还有专家称,很多反对派成员是从苏联体制中走过来的,不希望俄罗斯再度出现一人长期执政的局面。
       201112月,俄罗斯国家杜马选举结果出炉,统一俄罗斯党获49.5%选票,赢得了450个议席中的238席。尽管保住了杜马第一大党地位,但比起2007年的选举,该党所得席位跌落一半,大大动摇了执政基础。更令人不安的是,这场选举被指舞弊,反对派选举后立即发起了集会抗议。以往,反对派的诉求五花八门,普京也没把它们当回事。他曾多次表示,即使想与反对派对话,他们都不可能选出合适的代表。但这次不同,几乎所有反对党都参加了各类抗议集会。
       226,是俄罗斯大选正式投票日前最后一个周日。这一天,反对派在莫斯科举行名为白色人环快闪行动。所谓快闪,就是民众约好时间地点之后,一起出现在某一个地方;白色一方面指参加者佩戴白丝带或穿白衣服,同时也寓意俄罗斯已无路可走。在市中心花园环路,环球人物杂志记者看到,参与快闪行动的人以中年知识阶层为主,很多人还佩戴呐喊图形的小徽章,高呼支持诚实的选举等口号。当天,也有近百名普京支持者举行游行。他们大多是年轻人,佩戴着心形红牌,上写普京爱所有人。政府在游行地点部署了大量警察和内务部队,但示威者平和相对,相安无事。俄内务部新闻局说,1万多人参加了快闪行动,多数是反对党支持者。圣彼得堡也有上千人参加了集会,人们挥舞着共产党、亚博卢党、公正俄罗斯党、团结党等政党的旗帜。舆论称,这显示出反对党为了反普京,已经团结在一起。

俄共主席屡战屡败 
       在俄罗斯,反对党分为体制内和体制外两类。体制内指按法律程序进入杜马、拥有议席的政党,如共产党、自由民主党和公正俄罗斯党。体制外指未能获得杜马议员资格或竞选中未达到5%支持率的政党,如亚博卢党、公平正义党、团结党,等等。体制内的俄罗斯共产党一直在政坛谋求地位,它的支持者,是那些在苏联解体后的经济改革中掉了队的老选民。
       俄共1990年由久加诺夫等人组建,19918月与苏共一起被取缔。19932月重建,久加诺夫当选第一任主席。同年3月,俄共取得合法地位。上世纪90年代初,俄罗斯经济恶化,时任总统叶利钦声望大跌。199511月,俄共赢得国家杜马选举。1996年总统大选,首轮投票久加诺夫仅以3%落后叶利钦。但俄罗斯人不愿意看到共产党重新执政,寡头资本家更是惧怕久加诺夫。第二轮投票,久加诺夫败北。2000年大选中,普京已然崛起,久加诺夫惨败。此后,普京整合政治势力,联合其他政党打压俄共。俄共也几经分裂,到2004年只剩下18.4万名党员。当年,久加诺夫干脆放弃和普京竞争。2008年,他再次参加总统大选,但面对普京支持的梅德韦杰夫,久加诺夫第三次败北。
       金融危机爆发后,俄罗斯经济萎靡,选民对普京的老一套开始厌倦。俄共抨击普京不代表俄罗斯广大基层劳动大众,而是金融寡头的代言人。2011年的杜马选举,俄共以19.16%的得票率获得92个议席。俄共对这个结果不满意,声称杜马选举不诚实,自己的实际支持率应该超过30%。在当前的俄罗斯政坛上,俄共组织机构严密,能够争取左派支持,这是久加诺夫的优势。他提出削减总统权力、提高工资和退休金、改善居民福利等政见,也有一定的吸引力。但俄共主张经济上废除私有制,很难取得社会大众的普遍支持。所以,这次久加诺夫再次参选,恐怕仍得不到总统的位子,称得上屡战屡败。但是在与普京的对抗中,俄共还是多少壮大了自己的力量。

公正俄罗斯党首更像卧底 
       与俄共持类似立场的左翼政党还有公正俄罗斯党,它拥有杜马中64个议席。这个党是2006年由米罗诺夫联合三个中左翼党派组建的。身为总统候选人的米罗诺夫曾长期为普京摇旗呐喊,是他在2007年提出修宪,把总统任期延长到5年至7年,而且要从2012年开始实行。虽然修宪案当时没有通过,但很多人认定这是为普京当总统铺路。没想到,米罗诺夫两年后公开表达对普京的不满。后来,统一俄罗斯党想方设法解除了米罗诺夫在联邦委员会的议员资格,他也做出强硬反弹:公正俄罗斯党不会支持统一俄罗斯党提名的总统候选人,不会加入它组建的人民阵线,永远反对统一俄罗斯党。米罗诺夫后来转入议会下院,以国家杜马议员、党团负责人身份活跃于政界。
       米罗诺夫与普京翻脸,原因之一是他想在俄罗斯政坛扮演更大的角色,为普京不容。2006年,普京还在总统任上时,曾提出两党制构想。就是在自己领导的、中间偏右的统一俄罗斯党之外,由米罗诺夫打造一个中左翼政党。分析称,普京这一招实际是为了分化左翼,公正俄罗斯党成立后,自称要打破俄共代表劳动者利益的垄断,当年它也确实被视为第二个执政党。不过,米罗诺夫后来矛头一转,主张打破统一俄罗斯党的政治垄断,称统一俄罗斯党代表雇主利益,公正俄罗斯党则代表受雇者利益,公开站到了普京的对立面。
       201112月,俄国家杜马选举,公正俄罗斯党席位上升,排位第三。米罗诺夫抨击选举中的舞弊行为,该党议员伊利亚波诺马廖夫是抗议选举舞弊系列活动的发起人之一,他声称普京时代即将结束。不过,不论公正俄罗斯党如何表现,总有人怀疑,这一切都是普京的安排:让米罗诺夫扮演对立角色,去反对派那里瓜分选票。这和他当年打击俄共的手腕几乎一样。米罗诺夫不久前也在暗示自己可能在大选后进入政府,普京更是表示:持各种不同政治观点的人都能在政府中任职。很多人认为,这话可能就是为起用米罗诺夫说的。

中下阶层代表都走不远 
       现在俄罗斯反对派的一个突出特点,是包含一大批中产阶层、知识阶层人士,这些人过去很少走上街头游行示威,因为他们一贯生活无忧、衣着体面、举止得体,大多数人是无党派,有独立见解,被认为是社会最稳定、最安静的一部分。他们反对普京,是想表达对当局腐败和效率低下的不满,希望俄罗斯民主制度更加公正透明。
       在很多政治家眼中,这批中产阶级代表了新兴的政治力量,不应被忽视或放过,无党派总统候选人普罗霍罗夫就是这么一个人。他在反对派集会上表示,有意组建新政党,代表中产阶层利益,成为他们的代言人。普罗霍罗夫1965年出生于莫斯科一普通家庭,苏联解体时期靠经营银行发家,后经营矿业,成为俄罗斯第三富豪。发财后他涉足政坛,2011年出任俄正义事业党领袖,因内部矛盾很快被免职。这次参选总统,他提出放宽对反对党注册的限制、恢复州长普选等主张。虽然他没有挑战普京的实力,但他高调出击,为自己在中产阶级中赢得了人气。在莫斯科一家咖啡连锁店搞的模拟投票中,普罗霍罗夫以47%的支持率领先普京,这将为他的政治生涯积累资本。
       现年66岁的总统候选人日里诺夫斯基是自由民主党党首。不久前,环球人物杂志记者在高尔基文化公园采访时,正巧遇到他。他身系红围裙,在一个小面饼摊位上为自己拉票。日里诺夫斯基自称代表穷人的利益,去年,他在递交候选人文件时说:我面临两个竞争对手,分别是普京和久加诺夫。久加诺夫已经是过去,可以忽略,他永远成不了总统。普京已经当过总统,全国人民已经讲了,我们要变革、要新的总统。签署文件时,他掏出眼镜给在场的记者看:连个眼镜套都没有!我是穷人的候选人。 
       日里诺夫斯基堪称俄罗斯政坛怪杰。他是莫斯科大学的哲学博士,苏联解体前是个积极的改革派,1990年与他人共同创建了自由民主党,是苏联的第一个反对党。日里诺夫斯基是个民粹主义者,知道俄罗斯人想要什么,其言行也确实得到不少中下层民众的欢迎。他曾说:假如我当选,伏特加免费喝!我还会把15%的政府官员投进监狱,他们都是贪污犯!他还主张要收回被美国人早年低价买走的阿拉斯加,建议美国和俄罗斯各划出一块地方,把制造麻烦的犹太人送到那里去,而他本人也有犹太血统。在宣传接种流感疫苗时,他在电视镜头前脱下裤子,露出屁股挨一针。这些出位的言行,尽管让他得到了一部分选民的喜欢,但他注定也走不了太远。

西方势力、分裂势力无可奈何 
       普京除了要面对国内的反对者,西方也不喜欢他。35出版的美国《时代》周刊(亚洲版)封面上,普京的形象被设计得很小,压在加粗的黑色标题下,标题为俄罗斯总理正不可思议地变得弱小。封面报道认为,普京将第三次成为总统,但力量大不如从前。
       不久前,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发表了美国著名政治学家威廉恩达尔的长篇文章,讲述美国如何通过非政府组织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渗透俄罗斯,干预俄罗斯大选,鼓动反普京运动。文章说,华盛顿显然希望终结普京时代,认为普京体制是专制体制。同时,普京态度强硬,和他很不好打交道。普京也确实对西方毫不退让。20118月,针对美国高额债务,普京毫不客气地说:美国就是世界的寄生虫。去年年底,俄杜马选举刚刚结束,美国国务卿希拉里立即站出来指责选举既不民主也不公正。舆论普遍认为,这标志着美国要给普京颜色看看。但普京上台无法阻挡,美国对此也无能为力。
       此外,分裂势力也把攻击矛头对准普京。227,俄政府宣布,与乌克兰共同侦破一起刺杀普京的阴谋,逮捕两名嫌犯。据称,嫌犯在普京每天乘车前往总理办公室的必经之路藏匿炸弹,如果引爆足以炸毁普京所乘汽车。嫌犯供认,他们受雇于车臣共和国反政府武装头目多库乌马罗夫。2000年,普京指挥第二次车臣战争,一举荡平车臣叛匪。战后,乌马罗夫曾率数百人组成的武装与俄军对抗,并多次扬言要制造更多袭击。不过,车臣分裂势力多次企图行刺普京,从未得逞,这一次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倒是有分析称,普京在此时公布这个消息,有加大选民危机感、拉抬选情的意思。

普京的还击 
       众多反对势力成了普京未来总统生涯的重要挑战,舆论称,普京除了政治上分化,还有三个反击武器:民意、民生和民主。
       民众中普京的支持者不少。普京与梅德韦杰夫的执政组合保持了国家稳定,终止了内战,发展了经济。俄罗斯最近10年经济增长了1.4倍,贫困线以下的人口成倍减少。老一代俄罗斯人尤其珍视普京带来的稳定局面。
       在民生方面,普京面临三座大山:教育、医疗和住房问题。去年杜马选举后,普京拒绝花拳绣腿的电视辩论,而是把自己的竞选纲领陆续在不同报纸上发表,其中经济发展、社会福利的观点引起广泛关注。文章发表后,普京总要与一两个社会团体对话,深入讨论。223的一次集会上,一位老工人说:我不认为普京什么都对,但只有他能带领俄罗斯走上更强盛的道路。
       如果说民意、民生是普京的基础建设,那么,他在《民主和国家质量》一文中则提出民主建设新课题。文章称,没有民主就无法建成有行为能力的国家。近期的大规模集会,更是让普京认清了这一点。曾是普京智囊的苏尔科夫认为:社会结构已经开始变化,社会肌体出现了新成分,未来是不平静的,但没有必要恐惧。涡流可能会非常凶悍,但毕竟不是灾难,它会找到自己的稳定形式。苏尔科夫说,社会中少数精英要求得到尊重,从战略角度出发,领导者要去倾听他们的意见。因为在他们之中,说不定会找到明天的领袖。这话,应该是说给普京听的。

 

                                11情报 赵雅琴供稿 刘静编辑

来自《环球人物》http://page.renren.com/600002515/note/810179719?ref=minifeed&sfet=2012&fin=0&ff_id=600002515&feed=page_blog&tagid=810179719&statID=page_600002515_2&level=1

 

 &n, bsp;                                                                                  

,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