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析财政吃紧也不能收“过头税”
时间:2013-12-05 18:46:49  来源:  作者:simyjs  点击量:


    核心提示:受经济增长放缓的影响,今年上半年全国财政收入增幅同比回落4.7个百分点,财政收支矛盾更趋突出。据报道,一些税收收入降幅较大、财政困难的地方,为了“补缺”,出现了收“过头税”的苗头。



事件介绍:



财政部:坚决制止收“过头税”

    财政部8月18日公布,今年7月份,全国公共财政收入11849亿元,比去年同月增加1177亿元,增长11%。财政部表示,受工业增长放缓、PPI持续下跌以及减税等因素影响,中央财政今年完成全年收入预算任务艰巨,但尽管如此,也要坚决制止收“过头税”的行为。

    数据显示,7月份,在全国公共财政收入中,中央财政收入6049亿元,同比增长8.8%;地方财政收入(本级)5800亿元,同比增长13.5%。财政部表示,近两个月,中央财政收入增幅有所回升,但1至7月累计增幅比预算目标(7%)仍低4.4个百分点,并低于地方收入增幅,主要是进口环节税收、国内增值税、消费税等全额或大部分属中央的税收收入累计下降或低增长。

    财政部表示,考虑到后几个月我国经济仍将保持总体平稳发展态势,加上基数因素对中央财政收入增长起正向拉动作用,下半年中央财政收入累计增幅将会逐步提高,但中央财政完成全年收入预算任务艰巨。

    此前有媒体报道,因今年政府财政收入增速降低,有些地方税务部门因绩效考核压力,存在向企业征收“过头税”的行为――要么在时间上“过头”,将明年的税提前到今年征收;要么在幅度上“过头”,巧设名目提高税费。这在很大程度上削减了减税效果。

    对此,财政部表态,要坚决制止收“过头税(费)”。有专家表示,财政部此番表态会对一些地方基层部门形成威慑,但也应适时考虑目前税收征管考核体制的改革。

征收“过头税”现象说明了什么

    随着群众教育实践活动的深入,反对四风成为广大群众的强烈呼声。然而,审计调查发现,个别地方部门为了夸大政绩,通过征收“过头税”的方式虚增财政收入,明显加大了企业和群众负担。

    征收“过头税”恐怕不仅是个作风问题,而且可能涉及违反法规,有关方面当事人有必要“照一照”镜子,“查一查”问题,“整一整”衣冠。

欺下瞒上,弄虚作假

    随着经济增速放缓,一些地方财政收入压力加大,为了完成税收任务,有的人开始打起了“歪主意”。

    ――“欺下”。山东省审计厅一份审计报告显示,截至2012年末,这个省有11个县的地税部门对40个纳税单位多征土地使用税、土地增值税等5.7亿多元;5个市县的地税部门对6户企业提前征收税费1.4亿多元。

    “审计发现,邹平县地税局2012年多征4户企业土地使用税、城建税等8500多万元,而淄博市地税局齐鲁石化分局2012年提前征收1户企业城建税和教育费附加,总计高达1.1亿多元。”山东省审计厅相关负责人对记者如是说。

    据了解,提前征税等行为在其他一些地方也存在。广东省公布的一份审计显示,有2个市的地税部门未经清算先征收2户企业的土地增值税款1.7亿多元。

    2012年底,河北沧州、衡水等市县也发现了“提前收税”等问题,导致一些企业怨声载道。

    税务总局负责人不久前在河北调研时,也有反映一些县存在征收“过头税”的问题。

    ――“瞒上”。审计机关发现,部分县市改变税种入库,截留上级收入。如2009年至2012年,山东平邑县地税局将5户企业申报缴纳的企业所得税780多万元、个人所得税640多万元,改变为资源税、房产税和土地使用税缴入国库,导致截留上级收入5800多万元。

    有的地方为了满足考核需求不惜弄虚作假,玩起了“左手倒右手”的违规伎俩。如将财政资金拨付给企业,企业再以房产税、土地使用税、营业税等名义缴纳税款,以此虚增税收。



征“过头税”是不折不扣的“歪招”

    广东、山东等地审计部门近期发布审计结果显示,征收“过头税”又有抬头之势。部分县市为完成税收征缴任务,多征或提前征收税款。广东有2个市的地税部门违反土地增值税清算管理程序,未清算先征收2户企业5个项目的土地增值税款1.74亿元;截至2012年末,山东有11个县地税部门对40个纳税单位多征土地使用税、土地增值税等高达5.73亿元。

征收“过头税”,实际上是一种“杀鸡取卵”式的做法,一是提前征收,不顾当地企业实际经营情况,提前下达税收征缴任务,造成企业税负过重;二是超额征收,过度抽取企业赖以生存的血液,使得企业用于扩大再生产和支付工人工资福利的能力缩水。

    征收“过头税”,也与中央近年来大力创造税收优惠条件扶持企业发展的要求大相径庭。近年来,我国陆续出台为企业减负的一揽子政策。其中,从今年8月1日起,我国对月销售额不超过2万元的小微企业暂免征收增值税和营业税,预计将为超过600万户的小微企业减负。从国家政策来看,减轻企业负担、创造更好的营商环境已是进一步搞活经济的关键所在。

从当前的经济形势来看,一些地方政府存在征收“过头税”的现实冲动。财政部上月底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至6月,全国税收总收入完成59260.61亿元,同比增长7.9%,增速同比回落1.9个百分点。一些地方税收增速放缓,用于偿付地方债务和投入改善民生项目的财政支出压力增大,就在税费征收上想起“歪招”。

    但从长远考虑,与其采取征收“过头税”这种“莽夫”式的蛮干,远不如开源节流。既要创造更适合企业健康发展的营商环境,鼓励支持企业加大创新力度做大做强,创造更加优质的税源,同时也要进一步压缩三公经费,停建楼堂馆所,节省财政开支。

    税收是富民之本,强国之基。基层税务部门应扎实贯彻落实中央有关减轻企业税负的政策,营造更好的环境“放水养鱼”,夯实富民强国的根基。



不能容忍征收“过头税”

    征收“过头税”,根本上是扭曲的政绩观所致,是GDP考核指标在作怪。因为政绩考核和同级竞争之间的压力,一些干部为了在竞争中脱颖而出,便想着干些“大事”,自然需要钱。当财政收入吃紧时,想着法子创造收入便成为一种“聪明”的选择。

    更深层次的问题还在于约束机制上。如果没能对公权力进行有效的约束,征收“过头税”可能难以遏止。如果问责不严,对税务机关违规提前征收、延缓征收或者摊派税款等行为,仅仅是责令改正并依法给予行政处分即可,就不会产生震慑效果。

    看来,唯有对现行的政绩考核方式进行改革,严格执行税收法律法规,才会抑制住地方官员在财政吃紧情况下征收“过头税”的冲动。



启示与思考:



    一方面是“钱袋子”的缩水,另一方面是民生等领域投入的持续加大及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营改增”)等相关改革措施的持续推进。在此背景下,中央政府明确要求中央部门和地方政府要继续厉行节约、过“紧日子”。这是应对经济增速放缓的必要之举,亦是推进政府改革的应有之义。

    财政收入增幅的放缓,在中央政府看来是改革之机,但在一些地方政府看来则成了燎眉之急。上级下达的增收任务,公务员工资的压力,加之投入改善民生项目的财政支出压力增大,让钱袋渐瘪的地方政府不堪重负,也为“过头税”的征收找到了“合适的理由”。

    所谓的“过头税”,是地方政府出于各种目的过度征收税务的俗称。概括而言,有时间上的“过头”和幅度上的“过头”两大类。包括将国家的减免税费政策“打折扣”,还包括巧立名目增设新的收费项目等。

    对于征收“过头税”的危害,相关各方有着高度共识。此举不仅有损于税法的权威,增加了地方债务风险,“寅吃卯粮”的做法更是增加了企业的税收负担,削弱了后者投入再生产的能力,其效果无异于“杀鸡取卵”。

    道理尽人皆知,相关法律也并不缺位,但“过头税”的歪风仍旧屡禁不止。究其症结,在于当前官员考核体系仍鼓励“以GDP及财政收入多少论英雄”,而相关追责制度则远未完善,在此考核体系的激励下,“过头税”有其存活的肥沃土壤。

    同样的政绩冲动,加之以好大喜功的虚荣心及牟利需求,让个别地方官员在利用财政资金豪华铺张办晚会方面亦不遑多让。日前,中宣部、财政部、文化部等部门联合发出通知指出,文艺晚会包括节庆演出过多过滥,存在一味追求大场面、大舞美、大制作,奢华浪费、竞相攀比等不良现象。

    事实上,针对豪华铺张办晚会的现象,相关部门此前已有举措,但这一现象仍屡禁不止。分析人士指,这背后是官员畸形政绩观作祟,对于中央政府转作风及推进各项领域改革的努力无疑是一种消解。

    随着许多领域改革的深入推进,官员政绩考核机制的改革已迫在眉睫。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此前召开的全国组织工作会议上指出,不能简单以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来论英雄,此语释放出改革官员政绩考核体制的积极信号,值得期待。

    与此同时,鉴于中央与地方政府财权与事权不匹配的现象长期持续存在,如何构建科学合理的地方税体系,是财政收入低速增长已成常态化下调动中央与地方两个积极性的必然之举。

    毋庸讳言,官员考核体系的改革及地方税体系的构建均非朝夕之功,但惟其如此,方能从根本上铲除“过头税”及铺张浪费等土壤,真正使财政过“紧日子”的方针得以贯彻。舍此,别无它途。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